博客首页  |  [calmisgood]首页 

calmisgood
博客分类  >  其它
calmisgood  >  未分类
孔子《論語》兩則

66543

子貢問曰:“孔文子何以謂之文也?”子曰:“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,是以謂之文也 。”

 

孔文子有“文”作爲諡號,因爲孔文子是“敏而好學,不恥下問”,聰敏的人未必好學,孔文子貴在性聰敏而好學,而且謙虛,體現在不恥下問,孔子說“三人行必有我師焉。”實際上謙虛的品行給孔文子敏而好學又增添了光彩。所以孔文子配有“文”的諡號。

 


子曰:“巧言、令色、足恭,左丘明恥之,匿怨而友其人,左丘明恥之,丘亦恥之。”

 

現代中國大陸人,特別在官場,非常嚴厲,很多人當不了好人,可是巧言,令色,足恭,一定是有私慾而表現的,藏匿了怨氣,而用撒謊去替代,導致道德愈下,而正理是上面所講的,對於“巧言,令色,足恭”,是應該“恥之”,就是要堂堂正正一些,什麼是“巧言”?就是不敢說真話,“令色”便是表情不是內心的真實反應,很可能懷着妒忌的心理,而“足恭”可能就是有求了,有求於自己的私利而表現的恭恭敬敬,會顯得有些過頭。

 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