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almisgood]首页 

calmisgood
博客分类  >  其它
calmisgood  >  未分类
評《史記》節選

66481

 陳勝者,陽城人也,字涉。吳廣者,陽夏人也,字叔。陳涉少時,嘗與人傭耕,輟耕之隴上,悵恨久之,曰:“苟富貴,無相忘。”庸者笑而應曰:“若爲傭耕,何富貴也?”陳涉太息曰:“嗟乎,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!”

評:陳勝吳廣起義,世人皆知。陳勝在農耕時就懷有遠大的志向,與一起耕作的農民經常說,如果我富貴了,不要忘記彼此,倒不是說陳勝是不忘友情,就是說即使他在貧窮時,就懷有遠大堅定的志向,所以特別珍惜和農友的情誼,農友不解,覺的農耕的人怎麼會富貴呢?陳勝就做了個比喻表示嘆息,說燕雀和鴻鵠都是鳥,志向卻不一樣啊!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