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almisgood]首页 

calmisgood
博客分类  >  古今论坛
calmisgood  >  未分类
評《孔丛子·抗志》節選

66448

子思居衛,衛人釣於河,得鰥魚焉,其大盈車。子思問之曰:”鰥魚,魚之難得者也。子果何得之?”對曰:“吾始下鉤,垂一魴之餌,過而弗視也; 更以豚之半體,則吞之矣。” 子思喟然嘆曰:“鰥雖難得,貪以死餌;士雖懷道,貪以死祿矣。”

評述:鰥魚是難得的魚,魚身非常的大,可以裝滿一車,衛人釣到了鰥魚,怎麼釣到的呢?先是拿小的誘餌,鰥魚不屑于嘗,然後拿大的誘餌,鰥魚就去吞了。人不是也會這樣麼?士大夫聞道學道,在利祿(名利)面前若是太貪(背離了道),也是沒有好的後果的呀。特別是學了道的人,對於小利不動心,可是能在大利前依然守道,才是超越於“難得的鰥魚”的人的寶貴之處。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