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首页  |  [calmisgood]首页 

calmisgood
博客分类  >  其它
calmisgood  >  未分类
孔子传道

66370

 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曰:“鳳兮,鳳兮,何德之衰?往者不可諫,來者猶可追。已而,已而,今之從政者殆而!”孔子下,欲與之言。趨而避之,不得與之言。

 

長沮、桀溺耦而耕,孔子過之,使子路問津焉。長沮曰:“夫執輿者為誰?”子路曰:“為孔丘。”曰:“是魯孔丘與?”曰:“是也。”曰:“是知津矣。”問於桀溺,桀溺曰:“子為誰?”曰:“為仲由。”曰:“是魯孔丘之徒與?”對曰:“然。”曰:“滔滔者天下皆是也,而誰與易之?且而與其從辟人之士也,豈若從辟世之士哉?”耰而不輟。子路行以告。夫子憮然曰:“鳥獸不可與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?天下有道,丘與不易也。”   

 

子路從而後,遇丈人,以杖荷蓧。子路問曰:“子見夫子乎?”丈人曰:“四體不勤,五穀不分,孰為夫子?”植其杖而芸。子路拱而立。止子路宿,殺雞為黍而食之,見其二子焉。明日,子路行以告。子曰:“隱者也。”使子路反見之,至,則行矣。子路曰:“不仕無義。長幼之節,不可廢也;君臣之義,如之何其廢之?欲潔其身而亂大倫。君子之仕也,行其義也。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

 

在世道不行的时候,孔子听到一个楚人唱歌说当今之政不行啦,想和他说话,那人躲开了。碰到两个耕田,与之攀谈,他们说天下能说能论者很多,可谁能改变世道呢?如不能改变,与之另类,为什么不避开世道,独善其身呢?孔子说,“避开世道与鸟兽同群,不是人应该做的,人不是与人在一起吗?如果世道是正的,我也就不去改变它了。”(随着世道沉沦麻木的人不自知,独善者躲之,而与世同在,能善其身,又能截止世道下流的,真的是伟大的作为。法轮大法叫人修善,又叫真正修炼的人要走正道,不叫世道再沉沦)

 

孔子学生子路遇到一个人,问他愿不愿见孔子,这个人推却,然后款待子路,还见了其两个孩子,第二天去找这个人,他已经不在家了。子路说:“出于义不应该只安于做隐士,长幼,君臣,这些伦理,怎么能荒废呢?君子应该将这些行之于世道。”

 
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